全球避险情绪回潮令美元买需重现,关键时刻美元现金仍是“终极避险资产”

2020

09-25 15:26

点赞

导语:美元汇价过去一周以来显著走强,这令市场空头感到措手不及。因为,之前在一整个夏天里,各大投行都纷纷发布报告预测美元在未来的下跌趋势。然而,在“暑假”结束之后,美元指数却用“王者归来”式的表现,告诉了大家为什么美元作为“终级避险货币”的地位依然难以撼动。
美元汇价过去一周以来显著走强,这令市场空头感到措手不及。因为,之前在一整个夏天里,各大投行都纷纷发布报告预测美元在未来的下跌趋势。然而,在“暑假”结束之后,美元指数却用“王者归来”式的表现,告诉了大家为什么美元作为“终级避险货币”的地位依然难以撼动。

由于美联储今年以来实施了强力的宽松措施行动,不断增加货币供应量稀释美元的账面购买力,因此美元汇价确实在年初的疫情恐慌高峰过后就步入漫漫熊途,一度相对一篮子货币贬值10%。然而,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和高流动性终级避险资产的属性却并未被真正撼动。所以,在进入9月份之后,随着美国本土疫情的稍有缓和,与全球其他市场的风险再起,投资者对美元的买需就被重新点燃。

因而,本周前四个交易日,美元指数已经累计反弹1.5%,有望在周五再接再厉后创出自4月份以来的最大单周升幅,并且种种迹象也显示,美元汇价在后市还有进一步上行空间。之前,在美元汇价从3月的高位下跌10%之后,连市场对冲基金也一度对美元前景转向看空,此为2018年5月以来首见。

但眼下,对冲基金领域的专家却再度改口称,直到有确信消息显示新冠疫苗可以被有效、安全并廉价地大规模接种之前,美元现金就仍是避险的首选去处,美国大选的风波和财政刺激措施僵局带来的拖累,并不能改变这一点。所以,让不出意外,可以认为美元指数在中短线尺度上已经成功筑底。

不过,也正因为上述的原因,美元上行的空间仍存有相当的不确定性,如果全球经济快速好转,美元汇价后市就仍将承压,但只要亚欧市场受疫情和地缘风险影响之下的基本面负面情绪犹存,那么,避险买需对美元提供的支撑料远高于预期,并抵消美国政局带来的负面影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事实上,多方面的证据都显示,美元除了是暂时找不到替代品的全球首屈一指储备货币之外,也是所谓的“终级避险货币”,一旦全球市场面临着极度的危机,那么美元的强势表现就会反过来盖过日元和瑞郎等传统避险货币,甚至在极端状况下让黄金都会相形见绌,原因如下:

首先,美元资产的收益率仍然可观。虽然表面上来看,美联储此前已经承诺将继续维持零利率水平达2-3年之久,但事实上,如果横向对比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这已经在实施中的负利率政策,就可以发现美联储的实际政策设置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鸽派。3月期美债收益率目前在0.2%左右,在G10国家债市中仅次于新西兰同期债券排在第二位。而一旦新西兰联储如各界所预期的这样在明年开始启动负利率政策,那么美债收益率就可能在发达经济体债市独占鳌头。

并且,美元的地位也确实缺少可替代性。虽然黄金或许是一个选择,但要谨记黄金价格已经自年内低位反弹了20%。后劲已经不足。并且贵金属资产并不产生利息收益,甚至需要额外支付存放费用,而日元或许是另一种理想的避险货币选择,并且在多数时间里也是汇市避险资金的首选,然而今年以来,日元汇价与股市波动率的正相关水平急剧下降,也显示其避险功能已经相对地受到了削弱。

更重要的一点则来自美元的流动性。国际清算银行2019年的数据显示,美元的日均交易额是日元的五倍,是欧元的两倍。于是,在危机当下,持有易于出手的高流动性资产自然是市场首选,这也在解释了为何在今年3月疫情高峰期间,全球资本曾不惜一切代价地挤提美元现金,甚至令其在国际外汇交换市场上的隔夜借贷成本大幅飙升。这也迫使美联储采取行动加印美元,并与别国在货币互换问题上强化合作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亚洲市场策略师戴慧(Tai Hui)就指出,一旦全球金融市场重陷恐慌,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就反而会重燃,并进入将资金配置入其中。而在眼下的全球基本面大局下,投资者又在为市场情绪的进一步波动做好准备,这会推动美元汇价进一步走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市商网无关。市商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